郝兆言

山上

    已略显颓老的父亲,仍是先爬上了山顶。他幸运的赶上了夕阳的谢幕,注视天空,拉上血红的幕布。最后一缕余晖,他本能的,俯视群山和大地。目光射向远方,却在渐暗的空气中,迷失了方向。
    儿子终是来到了山顶。他不解父亲站在如此高处,却又低着头。第一缕月光,皎洁而像白鸟的羽毛。走到父亲旁边。眼,顺着父亲,来到天边交界处。这正处于纯真童年的孩子,本能的,仰望清澈无尽的星空。